×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既然小三这么多,不如改成多妻制

大家都知道,我对汉字很敏感。而最近一个消息让我直接高潮。

有一篇文章,题目叫《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里面说,有关部门打算把一些汉字的读音改了,理由是:由于读错的人较多,那往后余生,咱们就按照错的读音来。

说(shuì)服变成说(shuō)服,粳(jīng)米变成粳(gěng)米,乡音无改鬓毛衰,衰不念cuī改念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斜不念xiá改成xié,还有一骑(jì)红尘妃子笑,如今是“一骑(qí)红尘妃子笑”。

一听说这个消息,持续性前后鼻音不分间歇性“的地得”不明的我,立马站立起来,面朝黄浦江,向着远方的专家们,深情款款地说了三个字:

不要停。

为了绝大多数人而改读音这件事,我是双手双脚旗帜鲜明地支持的。更主要的,我希望愿望以及渴望,不要停,你们要改就改个彻底。

第一个,现阶段仍有很多不符合我国国情的字,比较顽固,但不改不行。

比如你想形容音乐声突然没了,以后都得说戛(gá)然而止;比如你想说一人气壮山河,就说他力能抗(káng)鼎,能抗又能打。

要夸人心态好想得开,就说他心宽体胖(pàng),萌萌哒;说人最近富裕了有点发福,那他毫无疑问,就是大腹便便(biàn),这也很符合生物科学,大腹里装的可不就是便便嘛,总不至于是脑子里装的便便。

还有苏轼的“驾一叶之扁舟”,也别偏来偏去神游万里了,以后就读扁担长板凳宽的扁。

对于这些钉子字,我们一律用红笔圈注,写上一个大字:拆。哦不,改。

第二,光是诗词成语还不够,还有一些经常诱惑人犯错的地名。

首当其改的便是江苏的盱眙,不改成于台,感觉都对不起那里的龙虾;还有安徽六(lù)安,不改成六安,也挺对不住文体两开花的六老师。

你好好的安徽亳(bó)州,怎么就不念毫州;你山东兖(yǎn)州,怎么就不念允州;还有湖北黄陂(pí),凭啥不念黄坡?

更气人的是,上海莘庄的莘,读音是“辛”,而山东莘县的“莘”,读为shēn,同样都是中华大地上的地名,咋就两个读音呢?

但这个问题,改哪个都不好使。

真的,都不如和北大校长一个样,统一读莘莘学子的莘(jīng)。

第三,地名要改,人名更要改。

嫪毐(lào ǎi),以后就叫谬毒吧;刘禅(shàn),统一是刘馋了;樊於期(fán wū jī),更是花里胡哨的,不如就是樊逾期,字过时、号作废得了。

哪吒也挺别扭,就读nǎ tuō吧,实在不行,你读娜扎也成。另外,荀彧这名字太不友好了,干脆改读成“苟祸”吧。正好有句名人名言可以帮助记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

当然,我们也不偏袒任何一方。之前的改了,现在的也得改,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企图让我们犯错的名字。

佘诗曼从今天起改叫余诗曼,张钧甯(níng)不如变成张钧密;Bigbang,别叫逼格办,就读逼格棒;EXO也不讲究了,就叫伊埃克斯欧,毕竟一家人齐齐整整,E个都不能少。

考虑到年轻人哈韩追星一族越来越多,朴树就改名叫piáo树吧。

第四,既然选择了服从大多数人,那我觉得就要服从到底。

像改音这样少数人种树多数人乘凉360°无死角的天大好事,我们一件都不能放过。

照着目前这个思路,没考上本科的是大多数,建议取消本科学历;不看红绿灯的也不少了,建议把红绿灯都拆掉;甚至,现阶段小三真的多了去了,那咱们就不如就改成多妻制吧。

所以啊,你们就尽管放心大胆地改吧。

改回原始社会,山顶洞人,不管音律平仄,不管是非曲直,没有价值底线,文化让步文盲。

更何况,就像人至尊宝说的,你也别想那么多,毕竟上头安排的最大嘛。

所谓“为了大多数人,改动课本”的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

一些吃饱了饭的教材专家们,不拿出一点为民请愿的样子,昨天踢出鲁迅文章,顺便删掉文天祥诗词,今天改改古诗词读音,不搞一点新花样,咋能证明自己腰间盘突出的价值呢?看来他们是经常走路上班,容易扯蛋。

但老实说,他们这么做,我觉得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有两个字母不太分得清楚,b数的b和p事的p。

b数没有,p事一堆。

上一篇:怡口莲经典原味90g(新老包装随机发货)

下一篇:Vans 男士一脚蹬 运动鞋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