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2个大男人,一起50年,共筑“鸟巢”,比夫妻还合拍

雅克·赫尔佐格(Jacques Herzog)与皮埃尔·德梅隆(Pierre de Meuron)是谁?你可能完全没有概念。但如果用作品说话,他们的热度,足够让你惊叹连连。

2008年,他们设计的鸟巢落成,成为象征奥运会和当代中国的符号。

2001年,他们将一个旧的伦敦发电站改建为Tatemodern艺术馆,直接斩获建筑界诺贝尔奖“普里兹克奖”,让普利兹克奖第一次授予双人。2016年,他们设计的易北爱乐厅,被英国《卫报》评选为当年的十大建筑,也是当今世界瞩目的音乐场所。

01

50年相濡以沫巴塞尔升起的双子星

人们总是更愿意把赫尔佐格与德梅隆誉为瑞士的双子星。自从成名开始,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这两个名字,几乎从未单独出现过。

两人都是于1950年出生于巴塞尔,生日仅相差18天。据说,两人从小学到中学都在同一所学校。

随后大学,两人又同年毕业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 Zurich)建筑学系,毕业之后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

1978年,两人联合成立建筑事务所,直接以两个人的名字命名(Herzog & de Meuron Architekten)。之后的履历里两个人还同时被哈佛大学聘为客座教授,同时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执教……

两个人的名字就如同左右手一般,几十年里从未分开。

02

一座建筑就是一座城市用建筑改变城市的基因扎哈、盖里 ... 每一位风格显著的大师,都具有同样一个特殊的能力——设计一座建筑就能改变一个城市的基因。而我们今天聊得的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同样也具备这样独特的能力。汉堡易北爱音乐厅就像弗兰克·盖里的古根海姆之于毕尔巴鄂,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同样改变了汉堡这座城市。经过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这对组合之手,曾经的德国三大烂尾楼之一被戴上了一顶玻璃皇冠,成为活跃在汉堡城中动人的音符,也成为汉堡Hafencity港口召唤船只归港的灯塔。汉堡因为这座建筑的存在,变成了一座音乐之都。这里原本是汉堡的老港口最大的仓库,名为Kaiserspeicher。二战对它损坏严重和海运集装箱的兴起,是这个仓库失去了他的价值,一废多年。直到2003年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接受开发商的委托,在老仓库之上造新音乐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设计的概念很简单,就是在仓库上面加一个波浪形的玻璃盒子。这座前后耗时十多年花掉预算成本10倍约7.9亿欧元的建筑,虽然成本大幅增加但最终效果却是让人前所未有的满意。超有创意的玻璃幕墙,波浪形的屋顶对着港口新城的方向。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对这座建筑外表面的处理也很精彩。波浪外墙由1,100块弧形玻璃组成,营造出令人惊叹的外观,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防止太阳能增加并保留海港景色。弯曲的窗口被划分成矩形凸出网格,每个面板都可以单独亮起,可以创建发光的字母,从内、外面看都有非常奇特的视觉感受。内部的空间布局也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这对组合的精心设计,功能需求完美解决,更是将建筑材料,运用到极致。原仓库与新建的玻璃皇冠中间架空一层,也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别出心裁的设计。从一楼乘坐自动扶梯可以直达可以俯瞰河景。

03

建筑外表面的艺术无与伦比的创造力难以找到任何历史上的其他建筑师,可以运用如此伟大的想象力和精湛的技艺去处理建筑外观。—— 当年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主席J. Carter Brown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在建筑外表皮的创作上所做的从不是哗众取宠的表面工程,而是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相应的设计去解决功能性上的问题。中国国家体育场 —— “鸟巢”中国国家体育场 —— 鸟巢,就是这对建筑界的双子星在中国最为重要的设计之一,也是这对组合关于建筑外表面设计的一个经典之作。

当时,共有9个不同国家的设计团队参加了国家体育馆设计的竞标,最终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鸟巢”战胜众多方案,脱颖而出成为国家体育场的定案。

这座耗资38亿元人民币,建筑面积约14.5万平方米大型建筑,最让人震撼的就是它鸟巢般枝桠交错的建筑外表皮。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用树枝般的钢网,把一个可容近10万人的体育场编织成的一个温馨鸟巢!

他们在设计中坚持的本源就是人文关怀。没有太多的隐喻暗示,给每个观众以最好的竞赛观感才是体育场所的本质。而这个看起来前卫新潮的形式就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下形成的。

多明莱斯葡萄酒厂

这对组合1995年设计的多明莱斯葡萄酒厂,可以说是象君学生时代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建筑作品了,当时第一次看到这个建筑就被震撼到了,原来还可以这样做设计。

远看并不显得多出众,就是一座石头房子。走近看才能看出其中的奥妙,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砌在铁网内形成这栋建筑独特的外墙面。

由于基地气候昼夜温差大,不利于酒的储藏和酿造。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就利用当地特有的玄武岩作为表皮材料,这样白天阻隔、吸收太阳热量,晚上将其释放出来,可以平衡昼夜温差。

由于本地的天然石块体型较小,无法直接使用。他们设计一种金属丝编织的“笼子”,把形状不规则的小块石材装填起来,形成尺寸较大的、形状规则的“砌块”作为建筑表皮。

这种特殊的“石笼”的装置,具有一种变化的透明特质,与周边景致优美地融为一体。

并且还根据内部功能不同,金属铁笼的网眼有不同大小规格,大尺度的可以让光线和风进人室内,中等尺度的用于外墙底部以防止响尾蛇从填充的石缝中爬入,小尺度的用在酒窖和库房的周围,形成密实的遮蔽。

东京PRADA

东京寸土寸金的青山区有一座亮丽的五边形大楼,全玻璃的外墙无论白天夜晚都仿佛一颗大水晶钻闪着别样的光芒。这颗大水晶钻就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为Prada设计的东京旗舰店。

这个建筑的外表面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渔网包裹,网孔里填充着弯曲的玻璃。使得整个建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展示窗,曲面玻璃又产生了无数小的反射面,变化无穷。

夜晚时分,光线从水晶网格中跳跃而出,建筑物的结构、空间和店内的展示气氛一目了然。

过往行人会情不自禁地透过玻璃幕墙往里看,通过对外展示内部空间的手法,力图吸纳店内与店外、店铺与城市间的交流。—— 德梅隆这样的结构对于内部空间也起到了极好的装饰作用,网格玻璃取代背景白墙面让人们充分使用五官,在变幻的空间中尽情享受。

04

摒弃复杂回归建筑本身建筑本身就有意义

经历了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建筑学也有很多不同的思想流派,现代很多建筑师在得到经验的同时也为之禁锢。而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建筑并没有因此而被限制,他们摒弃复杂的概念教义,回归建筑本体。

泰特现代美术馆

1995年,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接受到设计邀请,把一座旧发电厂改成一座美术馆。

这座美术馆就是现在著名的泰特现代美术馆,这次改造直接为两人赢得了2001年的普利兹克奖,这也是普利兹克奖第一次同时授予两位建筑师伙伴而不是个人。

在整个设计改造过程中,他们最大限度地利用发电厂原有的砖结构建筑,尊重并保留了其古典建筑的风格, 并将玻璃材料与原有的砖结构进行了完美的结合。

这次完美的改造直接将一所破旧的发电站变成了英国三大旅游景点之一,而后泰特现代美术馆又进行了扩建,扩建自然也由两位大师操刀完成。

扩建部分的外观形似一座金字塔,穿孔格子状砖石覆盖的外立面,让这个建筑独特而醒目。

穿孔格子砖的外表面也使得白天自然光线进入建筑内部,变成一道独特的光影风景。

Vitra校区VitraHaus Vitra是德国著名的家具品牌,赫尔佐格和德梅隆为Vitra设计的这座建筑,是Vitra的一个家具展示空间。他们把几个极简的长条形的房屋进行穿插堆叠,看似随意堆在一起实则经过缜密的计算。且不说内部空间结构,单是这样的巧妙独特的外观形式就已经让人倍感惊叹。堆叠的建筑内部有12个独立小空间,每个房间都有特定主题。而建筑堆叠交叉的部分又形成新的交错空间把小房间连在一起,独特而有魅力。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作品,仿佛一曲建筑与结构的交响乐。他们的建筑作品总是在你的想象力外的一点点,结构与建筑配合又总是恰到好处,他们为人低调作品丰富又不乏设计思想。

- END -

上一篇:松下(Panasonic)吸顶灯LED墙壁段调色简约卧室灯儿童房灯具 HHLA1787 21W

下一篇:码全!Adidas 阿迪达斯 ZNE 男士针织面料长裤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