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又是韩国,爆出比性侵更发指的性剥削大案

电影派Vol.2310

2020年3月21日,一则来自韩国的社会新闻,引起全网哗然。

数百名女性受害者的泪与恨,痛苦与恐惧,化成了这个名字——

 

N号房。

1-N号房的诞生

 

2019年,韩国政府为了治理非法音像的传播,对网络硬盘加大了盘查力度。

 

然而,一群精虫上脑的淫棍,很快就寻找到了便于开展刺激“游戏”的新根据地——

 

Telegram。

 

在这里,随便编个名字,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在这里,肆无忌惮地聚众开聊天室,互相传播不堪入目的“资源”。

截止目前,里面共建立过聊天室80多个,参与人数高达26万。

 

也就是在韩国,每50个男人中,就有1个人进入过N号房。

2-godgod与博士

 

创立了N号房的ID,名为godgod。

 

他将每个房间按顺序①②③...排列出了共计8个房间,组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的“N号房”。

 

打个比方,他会把受害者A的视频,剪成预告片,放在一号房里。

 

勾引起大家兴趣后,就向他们收钱,把他们带进二号房。

 

如果有人提出更过分的内容要求,就需要再次付费,进入三号房。

如此完整的进阶模式,不得不让人感叹godgod操作手法的老练。

可实际上,godgod的真实身份,只是个正在念书的“高中生”。

cr:凤凰天使TSKS

而女孩们,又在他精心罗织的骗局中,一步一步成了他的猎物。

 

他们会特意在推特上,搜寻一些本身就喜欢拍擦边照片的女孩。

随后,使用不法手段套取她们的个人信息。

然后,冒充警察的身份,对她们进行恐吓,以套取更多的私密信息。

 

如果对方想反抗,就再继续威胁她们,“要把这事告诉你父母和身边的人”。

于是,女孩们就这样越陷越深,最后成了“奴隶”。

 

比起god来,真正的恶魔,才刚刚浮出水面...

 

2019年7月,一个ID名为“博士”的人亮相。

 

博士,真名赵主彬,25岁,刚刚从首尔的大学毕业没几个月。

 

在校期间,因为学习成绩好,拿过多次奖学金。

 

而且,就在他罪行被曝露前几个月,他还在帮着做残疾人和孤儿院的志愿者。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凡的老好人,

 

却是用刀子在女孩们身上刻下“奴隶”二字的魔鬼。

 

在Telegram,他总共开设了入场金额分别为20万韩元、60万韩元和15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200元、3600元和8800元)的三个博士房。

 

 

为了炫耀自己的“才华”,他会先故意去一些普通房间散布女孩们的个人信息,以此招揽会员。

并且声称,自己1天就可以找到2个“奴隶”。

 

他的手段,更加狠辣。

先是在网络平台上,以高价招揽模特或打工为诱饵,引诱未成年人上钩。

然后在对方提交的个人信息中,获得他们的基本信息。

再用不法手段,获取对方的私密隐私。

然后,一步步将她们,引诱进入黑暗的深渊。

 

为了满足自己扭曲的占有欲,他会在所有女孩们身体上用刀刻着“奴隶”、“博士”等字体,然后拍照留念。

虽然这两批房间的经营者,手段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入群规则。

 

为了筛选“高质量”会员,他们强制要求每一个会员必须上传自己所有的淫秽物品或参与性骚扰的对话。

 

否则就会被直接踢出群聊。

 

其中,非法偷拍的作品最受追捧,是可以进入N号房的“fastpass(快速通行证)”。

 

3-记者的潜伏噩梦

 

2019年年初,一位记者在韩国某网站上,意外发现了通往Telegram的链接。

 

于是从6月开始,记者潜伏进入了在这个平台。

 

想进入N号房,一个叫watchman的id,管理着名为“高墙房”的外围房间

这,成了记者的突破口。

起先,由于房间人数的限制,记者只能待在“高墙房”衍生出的房间内。

 

在这房间里的每一天,都是对正常人的折磨。

这群人,根本就是把公开非法作品,当作一个好玩的游戏。

 

也正因为如此,记者凑巧打开了N号房的“地狱之门”。

 cr:看脸追星罢了

那年夏天,记者在N号房里亲眼见证了一个被带去宾馆的女孩遭受折磨的全部过程。

 

她一边忍住恶心,把证据截图下来交给警方。

另一边,自己的精神,也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因为,聊天室里的人们,面对此情此景,却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这就是收拾宠物!

 

记者虽然没有能力,直接进入到‘博士’本人所在的房间,

 

但在其他房间,同样存在着一些过期的“博士作品”,供人欣赏。

 

正是通过这些房间,记者努力记录着博士和这些观看者的罪证。

 

好几次,记者都被不堪入目的视频内容刺痛。

 

有一次,还亲眼目睹了一条幼虫,在女性身体里爬来爬来去的视频内容。

 

这不是商业色情片,也不是演技,而是现实中的受害者真正的挣扎。

cr:凤凰天使TSKS

马上关掉视频之后,也难以忘怀。

 

一闭上眼,就会立刻想起那个场面。

 

可聊天房间里的人们却异常狂热,纷纷叫嚣着:

 

让我来收拾你!

 

这六个月的时间里,记者每天走访大大小小30多个房间,每天都能看到上百名受害者信息被上传到这里。

 

除了房间里被奴役的女孩之外,还有很多不知情的女性,也已经遭受迫害。

 

因为这里还存在着很多非法散布熟人照片、侮辱熟人等内容的房间。

 

这群人会在一个聊天房间里上传熟人的生活照片,然后让房主将图P成果照、写羞辱小说。

而且,受害者的真实个人信息,一应俱全。

 

这些上传信息的人,大多是受害者的朋友、前男友,甚至还有亲哥哥、丈夫。

 

好几次,记者鼓起勇气,试图通过房间里上传的受害者信息,联系对方。

 

但大部分人都没有接电话,或者是空号。

 

记者在报道中这样说道:

 

她们可能觉得关掉手机这一切就是一个梦了,不然,就是希望这就是梦。

 

但被关在地狱里的孩子们,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4-虚伪的韩国男性

 

暴行披露之后,以公开罪犯们的个人信息为主的4条青瓦台请愿,目前已累计达到450万人之多。

 

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在23日发表了严正声明,下令彻查“N号房”有关所有会员。

 

可400万人的愤怒,并没有使这26万人中的任何一人,主动请罪。

相反,他们还坚称自己只是满足正常需求,而不小心观看到了一些内容。

 

让我们来看看,这当中,得有多少个不小心要克服。‘

加入这些房间,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

 

只有自己一层层打开,才有机会一窥究竟。

 

想要获得进入“N号房”的权利,甚至需要亲自拍摄非法视频。

 

请问,这样不小心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无辜?

 

更过分的是,N号房参与者里为了报复正义记者的潜伏行为,居然丧心病狂的开始人肉搜索记者的家人们。

 

并把记者孩子的照片,公然放在聊天室里传播。

 

他们声称:

 

如果有谁(受害者)自杀了,那都是因为你(记者揭露的行为)。

 

这群披着人皮的禽兽,明知道公布这些罪行,有可能会让那群受害者们因为“被公开内容”而放弃生命,却依旧在为自己开脱这些肮脏龌龊。

一位韩国女性说:

 

女孩子们,正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身边的男性,不是罪犯。

在此,派爷觉得,无论男女。

在没有等到绝对安全的时刻前,至少现在,我们就应该共同努力,一起扼杀那些破坏我们的女性朋友和女性亲人安全的无耻之徒!

上一篇:【7折】【极速香港仓】ELEMIS 艾丽美 三重酵素亮采平滑洁面乳 200ml

下一篇:壹羽仟茶 云南凤庆 大金针滇红茶 250g *2件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