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谁说成都人不能在坟头蹦迪?

作者 | 钟亦可

编辑 | 未生

喜报!喜报!考古界重大喜报!又双叒叕挖出墓葬群了!

这次是在成都。前几天成都发现了超6000座各朝古墓,时间跨度2000年,一时间刷爆了热搜。

视频链接

△来源:四川观察

很久没有挖出过啥的六朝古都南京:哟。

十三朝古都西安路过看了一眼:就......还挺棒的。

前不久刚刚发现“河洛古国”的河南满眼欣慰:这届后浪也害行吧。

看来,成都自古就是宜居城市石锤了。

还记得上一次一次性挖到这么多坟的城市还是西安。西安邮电大学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先后挖掘出战国、秦、汉、唐等朝代古墓600多座,历史跨度从东周到唐代,堪称中国古代史活化石。

而这次的成都竟然比这个数字还要硬核十倍,直接上四位数了,一次性挖出了超过6000座古代墓葬遗迹,时间轴从战国到秦代、两汉六朝,再到唐宋时期,一直延续到明清时代,活脱脱半部中华文明史脉络。

2015年,新川创新科技园在得到规划批文之后就准备开搞了。按照惯例,邀请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进驻园区进行例行勘探,没想到勘出了一个古墓葬群,直接把一个创新科技园弄成了一个怀旧博物文化宫。

而随着这次的墓葬挖掘也诞生了一个新的冷知识——事实上,成都也是重要考古城市。

2003年,成都市龙泉驿区发掘出8座秦代古墓群。

2010年,成都成绵高速复线发现16古墓群,罕见南朝墓群曝光。

2013年,成都地铁3号线古墓出土西汉织机模型,女土豪坐拥蜀锦工厂。

2014年,成都地铁7号线锦江区金象寺附近,发掘出一片明代太监墓葬群。

2015年,成都新川创新科技园发现古墓群。

2016年,成都天府新区成都七中一带发现大片明代墓群。

2017年,成都青白江双元村发掘180座春秋战国船棺墓群。

2018年,成都成华区槐荫路出土汉代家族墓群,疑似地方豪强家族。

看看这个频率,也是平均每年都要挖出一次墓葬群的节奏。

再看看这个位置分布,地铁线、高速公路、市政路......既有CBD又有城郊线,你走过的每一条路都是先人的寝殿,每一次地铁呼啸而过的声音都是另一种相隔千年的回音。

此外,收藏的墓型也不少,包括崖墓、砖室墓、船棺墓等,虽然不敢跟西安比,但也绝对算是传承有序、祖孙满堂了。

地点类型也非常丰富,学校、科技园、寺庙、花园、小区、体育馆、大剧院,有人在王府蹦迪,有人就在摩柯池上读高中,都是著名古墓打卡点。

而且就算不是“坟头蹦迪”,成都也坐实了“古代遗址蹦迪”的称号。

2017年翻修成都体育馆的时候,直接在下面发现了蜀王府苑囿。每次明星在上面大声喊,“下面的朋友们你们好吗”的时候,可能不止有一波观众回应了。

为啥成都下面有这么多坟?这和成都的地形有很大关系。

成都属于四川盆地西部、成都平原腹地,境内地势平坦,河网纵横。而在四川盆地的其他城市地形大多不及成都,自贡、资阳等城市都建在丘陵地带,农业及经济水平发展受地形限制。

而成都平原肥沃,四通八达,成都也由此成为古代西南部的中心城市之一,各朝各代人群在此往来聚集,也就不奇怪了。

同时,根据风水学原理,古人墓葬一般都习惯于选择地势较高、不受地下水系侵扰的地势较高的地方。

而发现6000座古墓群的新川创新科技园正完美符合这个选址特征,于是找到一个地势不错的地方,一窝蜂都往那儿集中埋了起来。

顺着朝代往上捋,没准真的能找到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每个时代埋的人起码都能凑好几桌麻将,相当于拥有了另一种尘世中的喧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埋在这儿的人相当之幸福。每一个时代的长眠者都能等到自己的后续,根本不需要家祭无忘告乃翁。

在上面没追完的连载,到了下面继续秒等更新。

在上面没打完的架,到了下面还可以接着续摊。

旧朝对新朝的鬼说:你敢在史书上这么写我?老子断了你的香火信不信。

新朝的鬼:那我试着托梦让他们改改?

前浪:后浪,你往边挪挪,你墓道里埋的水银侧漏到我主棺室了。

同样作为千年古都,在历史名城的名气上,成都却一直弱于西安、南京。

然而事实上,成都却是全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迁址、没有更名,从古沿袭至今、从一而终的城市。

历朝历代的成都都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更是古蜀文明发祥地。

周太王以“一年成邑,二年成都”,为成都赐名,一直以来各朝代在成都都设置了州郡治所。

成都境内的金沙遗址有3000年历史,先后有7个割据政权在此建都。

汉朝时“列备五都”,在政治和经济上成为全国五大都会之一,唐朝时为中国最发达工商业城市之一,更有“扬一益二”之称,北宋时期更是除汴京外的第二大都会。

而在考古史上,两次发现失落文明、改写文化史脉络的震惊发现,都和成都平原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

一次是广汉三星堆古城和祭祀坑遗址的发掘,另一次则是以新津宝墩文化为代表的成都六座史前古城遗址的发掘。

试问谁还没有一个被央视科教频道播的三星堆文化吓到过的童年呢?

俗话说,最好、最刺激的盗墓小说就是考古史。那些年你在盗墓小说里看到过青铜神树、人面青铜鸟等脑洞打开的产物,都可以在三星堆文化遗址里找到想象原型。

而且比小说描述的更难以置信。

1986年的夏天,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了青铜神树、青铜面具、青铜鸟、青铜人物雕像、神殿以及各类精美的玉器和黄金制器,震撼整个考古界。那些彷如外星文字一般的图案和风格,连参考解码的资料都找不到,只能全凭意念强行通过感知解读。

一直以来,三星堆文化从何处来,成都平原上到底住着一群什么样的神秘人士一直成为考古界的N个不解之谜之一。

而另一个震惊发现——六座史前古城遗址的发掘甚至比三星堆文化还要早上一千年,也是成都平原迄今为止能追溯到的最早的考古学文化,动态地揭示了古蜀国七、八百年间的文化迁徙过程。

虽然这一时期并未形成文明,但却给后来人揭开李白诗句中描述的古蜀国神秘面纱“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由此可见,四川在古代其实还真是挺抢手,各方各面。

不要再被李白的《蜀道难》骗了,虽然蜀地偏安一隅,天险阻道,但是四川盆地、成都平原却实打实是长江沿河文明的重要滋养地。

至于这次的成果怎么说呢。

也无非就是填补了一些文化空白,完善了一些纵向文化序列,构建了横向文化序列,丰富了墓葬类型,增添了官墓资料,为探索各种重要课题提供了重要意义等一些“小”贡献吧。

比如,在其中一座古墓中就发现了汉朝与希腊、晋朝与南亚往来的珍贵实物证据,证明了一个身处内陆腹地的盆地城市,是如何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积极外联——通过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一直以来都兼容并蓄地拥抱四方文化。

这正是一直被低估的成都。

上一篇:【折上折】Kiko 魔法烘焙光泽型腮红

下一篇:手持洗澡花洒组合套装三档增压止水花洒单花洒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