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没女主,没cp,这部韩剧照样杀疯!

电影派

Vol.2857

最近,一部豆瓣评分9.4的韩剧悄然上线了。

没有惊悚悬疑的情节,

没有缠绵悱恻的爱情,

他讲啥呢?讲梦想。

关于梦想这碗鸡汤,早就被人熬透了,熬烂了,

有无数励志剧告诉你:只要有梦想,永远不怕迟。

但这部剧问了一个更现实,也更具体的问题——

如果是70岁呢?70岁才开始追求梦想,晚吗?

《如蝶翩翩》(2021)




01
“70岁,还不迟”


故事主人公沈德出,70岁。

这些年以老人为主角的剧并不是没有,但很难做到真正从老人的视角出发。

比如《奇怪的她》,虽然主角是个老太太,但讲的却是她重返20岁开始追梦的故事,好像衰老是件很不体面的事。

以老人为主角贯穿始终,从这一点来说,这部剧开局就赢了一半。




70岁的沈德出有个梦想,他想跳芭蕾。

他没有说,但开篇你就能知道。

因为他看芭蕾舞者的眼神充满了渴望,羡慕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




他也曾经年轻鲜活,充满生命力。

那是一个渴望起舞的灵魂被困在年老体衰的身体里,无能为力。




70岁学芭蕾,太晚了。

沈德出也知道,所以他不敢说,不敢想,不敢试。

这是他最大的梦想,也是他最深的遗憾。




让沈德出踏出那一步的,是他的老友。

这位老友卖了一辈子的船,但是却没能建一艘属于自己的船。

他的梦想是坐着自己的“前进号”扬帆起航,在海上乘风破浪。

后来,他也许做到了——为了追逐自己梦中的“前进号”从高楼一跃而下。




这位故友曾经对沈德出说:

“你还不迟,趁着脚还有力气神志还清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果追求梦想有时限,那么就是现在。




老友的死给了沈德出极大的触动。

他不想让芭蕾成为自己一生的遗憾,终于迈出了追求梦想的第一步。




02
70岁,也太晚了”


开始追逐梦想的沈德出遇到了本剧的另一个主人公——李采禄。




李采禄,23岁,天赋极佳的芭蕾舞者。

他年轻,肆意,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业,和沈德出相比,他无疑是幸运的。

但少年人也有少年的苦楚。

年少丧母,父亲入狱,舞蹈生涯陷入瓶颈期......

曾经李采禄跳芭蕾只是出于热爱,是为了心中的情感跳舞。




但后来这份情感找不到了,他依然喜欢芭蕾,但不知道自己为何而跳。

只是机械地跳舞,没有了曾经的纯粹和快乐。




为了让李采禄坚定对芭蕾舞的热情,他的老师给他安排了一个特殊的学生。

没错,就是我们70岁还想要学芭蕾舞的老爷子——沈德出。




这一老一少,分别站在人生的起点和终点,看起来不会有半点交集。

现在机缘巧合,被迫绑定。

当然,对这种绑定,李采禄是拒绝的,所以他故意刁难:

“一周之内学会芭蕾动作并维持一分钟,我就教你跳芭蕾。”

这个动作是这样↓




这动作对一个70岁的老爷子真的非常不友好,更何况还要坚持一分钟。

但沈德出还是一口答应了,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开始练习的沈德出没有开启主角光环,

70岁老人追梦的艰难,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刚一垫脚,就立马摔倒。




脱了袜子,再来,再摔。




从天亮练到天黑,达成成就——摔破头。




为了增强体力,他开始每天跑步;




练习举重;




哪怕被杠铃压起不来,

放下后也是先练芭蕾姿势,看看有没有长进。




甚至吃饭的时候也不忘垫脚练习。




但即使这样努力,到最后一天沈德出也还是一次都没成功过。

他也忍不住想:是我太贪心了吗?




但他不愿放弃,哪怕没成功过他也还是坚持来到李采禄面前。

这一次,他成功了。

哪怕浑身颤抖,几欲泪流,他也坚持到了最后一秒钟。

只这一次的成功,就让他宛若新生。




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李采禄不得不当老师了。

他的表情......如图所示。

此时心理活动可能是:就nm离谱!




李采禄从一开始就不能理解沈德出的行为,

70岁学芭蕾舞,怎么想都很离谱。




对于沈德出想要站上《天鹅湖》舞台的愿望,

他沉默良久,然后嗤笑一声说:“你高兴就好”




李采禄的老师说看到努力的老爷子,就觉得浪费时间的李采禄很悲哀。

但李采禄脱口而出:悲哀的是那个老爷爷吧,想学为什么不早点学。




是啊,为什么不早一点?

趁着年轻力壮,能跑能跳的时候去学,而不是晚年才开始遗憾后悔。

这是李采禄的疑惑,也是独属于少年人的疑惑。

如果真的是难以割舍的梦想,那为什么曾经随随便便就放弃了?




这时的李采禄不能理解,人生就是有那么多迫不得已,成千上万的人都拿着一样的剧本:

懵懵懂懂地出生,背负着父母的期望长大,重复同样的工作,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然后守着孩子老去、死去。

“有些人18岁就死了,但到了80岁才埋。”




沈德出只是千万普通人中的一个,

不一样的是他依然怀揣梦想,哪怕70岁也愿意为了梦想努力。

他每一次垫脚起舞的身影,僵硬笨拙,但也热情赤诚。




这份赤诚后来也同样打动了李采禄。

在与沈德出的相处中,他开始学会体谅,与别人换位思考,也明白了芭蕾对自己的重要性。

“对我来说,芭蕾是不可放弃的东西”




对于沈德出的愿望,他也不再当做玩笑。

他第二次问沈德出,“想要站上舞台的愿望是认真的吗?”

沈德出的回答是,

“我希望再死之前,至少能飞翔一次。”




沈德出对梦想的追求,也给了李采禄追梦的勇气。

曾经他不愿意参加比赛,说是不想任人评价,其实也是害怕被挑选。

他的梦很小,不愿意去尝试更大的舞台。




后来他主动找到自己的老师,申请参加比赛,将自己的梦想宣之于口:

“我想站上巴黎歌剧院,就像你一样”




当然,自己追梦的同时他也没有忘了沈德出。

日常练习的时候用心教导。




鼓励沈德出对家人坦诚自己的梦想:

“你认为跳芭蕾很丢脸吗?”

“如果不是,那就勇敢说出来吧。”




70岁的老人和23岁的少年,

他们身处的人生阶段不同,面对的困境不同,为人处世的心态不同。

这是两个本该毫无交集的人,但因为共同的芭蕾梦走到一起,彼此扶持,互相成就。




03
活成自己的样子


除了梦想这个话题,这部剧还聚焦在了老年群体。

故事开端是在一场葬礼上,沈德出和几位老友的谈话让人印象深刻:

“他为什么要去找他儿子?当然是为了照顾孙子。”

“他何必帮忙照顾孙子?因为那是他儿子。”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不是自己包尿布,就是帮孙子孙女包尿布。”




寥寥几句话完美体现了这些老年人的处境,他们活成了儿女的附属品,能起到的作用就只有照顾孙子孙女。

沈德出的妻子更是个中典型,她心甘情愿地为了自己的子女而活。

“子女的人生就是我的人生”




在沈德出70岁寿宴上,孙女他许了什么愿望,结果他还没开口就被抢答:

第一希望孩子们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第二希望自己不要生病给孩子造成负担。

此话一出全家人赞许点头,大家默认了70岁的老人理所应当会有这些愿望。

至于沈德出真正的想法,没有人追问。




沈德出的妻子知道他跳芭蕾,第一反应是:

“孩子们知道了会觉得很荒唐,不要给他们添麻烦。”

老人们似乎活成了样板书,他们就应该秉着“不给孩子添麻烦”的原则读读书,看看报。

努力保持健康,最好不要出状况,然后安安静静地“优雅老去”。




但每个人都会老,老人不该作为边缘人群消失在大家的视线。

人的价值不是只停留在青年阶段的,也不是只有青年人才会有思想,有愿望。

一个人首先是他自己,其次才是“某人的爸爸妈妈”,“某人的爷爷奶奶”。




“人生只有一次,不是两次”

这个道理沈德出活了70年才明白。

但他是幸运的,至少他依然有做自己的权利。

他最后能否成功其实已经不再重要,追求的过程已经足够闪耀。

写这种剧评最后难免沦为“鸡汤”,但即使这样也还是祝各位:

心中有火,眼里有光,永远保持热爱,永远热泪盈眶。


上一篇:Neiman Marcus:牛仔裤专场 rame、Mother、Agolde等品牌参加

下一篇:【9折+最高4份赠品】祖玛珑 英国梨与小苍兰香水 50ml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