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拽链接特品特惠到浏览器书签栏 或 按键盘CTRL+D把特品特惠放入收藏夹,折扣信息早知道!【不再提醒】

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

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分享 > 正文
 

收藏

 

评论

分享

朴树VS新裤子,谁才是毕业季催泪神手?

难寻少年时,总有少年来。

 

高考就像是青春里一场郑重而又仓促的告别,我们明明早已清晰地预知了这一天的到来,却还是在它真正来临时慌了。那些来不及说出的话,想做不敢做的事……都被淹没在这场名为“高考结束”的盛大狂欢中。

 

这些隐而未发的情绪,都被藏在一首首毕业时听的歌里,它可能和爱情有关,和友情有关,和毕业有关,和自己有关。不管这些歌背后的答案是什么,它都将成为每个人青春里,最隐秘动人的存在。



“老师没有骗我,原来三年真的很短。”

 

高考前的最后一节课,是地理课。我们地理老师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老头儿,他的行政职级其实是副校长,但是从来不会对学生端架子,上课永远在正式铃响的前两分钟到教室。


我高中的时候在广播站负责下午的课前点歌播音,广播站离教学楼有点远,下午第一节地理课经常是踩着铃进门。得知原因后,之后的地理课他都会提着公文包站在门口等一会儿,直到我从楼梯那边跑回教室后门,他再进教室。那个时候,上课铃也刚好响起来。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他跟我们说,今天就不让你们看书了,我们来一起唱个歌吧。课代表起了个头,大家一起唱了高二合唱比赛时候定的班歌《北京东路的日子》,唱到后面,全班都泣不成声了。

 

我永远记得他站在教室台阶上温柔安抚我们,“孩子们,希望这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出了学校这个大门,要记得,永远不要回头,向前走就对了”。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在抱怨这日子太长。

最后的最后,我们都在感叹这回忆太短。

 

等到高中毕业很多年以后我才发现,原来窗外蝉鸣阵阵,绿藤爬满窗台,常年不修的电扇,闷热躁动的夏风,都是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毕业工作以后,每个人都亲切地叫着我的小名,但再也没有人会在身后认真呼唤我名字了。”

 

高中大家都互叫外号的时候,只有坐我后桌的男生,每次都特别板正地叫我的全名。因为我名字谐音跟“鱼尾纹”特别像,每次老师点名班上的人都跟着起哄,弄得我有点自卑,特别烦别人在学校里叫我全名。只有后桌每次都叫我全名,不管我怎么生气他都还是一脸贱兮兮的。


有次午休他还特别认真地跟我说,你知道吗?你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扬调,叫你名字的时候是微笑的样子。我记得我当时冲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就继续趴着睡了。

 

过了好久好久,我在宿舍里看《我的少女时代》,看到听磁带哭泣的林真心,听到那首完整的《小幸运》,我才恍然发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后来我上了大学,毕了业,工作了,甭管熟不熟,每个人都一脸亲切地叫我名字的后两个字或者小名,但我再也没有遇见一个会在我身后认真叫我名字的人了。

 


“我看了一个特别好笑的综艺,拍腿大叫着你们快点过来看啊,结果一回头,原来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啊。”

 

毕业一个月后,我一个人坐在12平的出租屋里看我们宿舍都很喜欢的综艺节目合辑,正好看到一个特别好笑的地方,我拍腿大叫,“哈哈哈哈哈你们快过来看,这个真的笑死我了”,回过头一看,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后来舍友群打语音电话的时候,我跟室友讲起这件事,本来还以为会遭到无情嘲笑。结果听到的却是——


“其实我上次也是,我路过学校附近的街口,正好碰到出摊的阿姨,兴奋地拿起手机找宿舍微信群,想问你们要带几个鸡爪回去,结果字打了一半才发现,我们已经毕业了。”


“我上次收到快递取件码的时候差点就一键转发到群里,问你们谁有空帮拿一下了。”

……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于我们分头走,但我依然为生命中某段时刻曾和你们一起度过而无比庆幸。

 


“少年时也对世间万物充满期待,眨眼间就落入了平庸之海。”

 

2014年,我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去北京上大学。候机的时候水喝多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在飞机上上厕所,就一直憋着没敢去。走下飞机坐着大巴离开的时候,我回头远眺机场全景,心里想着北京可真大啊。

 

到了学校以后,我站在校门口暗暗下决心,想着我一定能够凭借努力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人。最开始,我跑社团、跑学生会、泡图书馆、拿奖学金,希望能成为让人仰望的优秀存在。


到了后来,我找实习、刷简历、跑招聘会,只希望试用期到手的薪水能让我租得起回龙观一个空间稍大的房间。那些信誓旦旦想要实现的梦想,最终都成为了为生活奔走的碌碌无为。

 

少年时也对世间万物充满期待,眨眼间就落入了平庸之海。但无论什么时候,再听到这首歌,都会让我回忆起当初站在大学门口仰望大门时的兴奋和激动,它让我在平平无奇的社畜人生中,始终记得,我也曾有一个少年人的初心。



“我最爱的书店、餐馆以及爱情,都没能撑过毕业后的那个夏天。”

 

老家有一条卖书的小巷,没有街道名字,没有号码牌,但你一提“盗版一条街”,基本没有哪个学生不知道。它在环城路3号和4号的中间开了一个3、4米宽的口子,从外面看里面永远是一片漆黑的哑光,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就算来回走三四次都找不到这条巷子的入口。


虽然是叫盗版一条街,里面也不全是卖盗版,你想要什么书,里面的老板都能给你搞到,什么《还珠格格续集》、《哈利波特和半血亲王子》、《麻雀不闹革命了》……正版盗版山寨掺着卖,教辅资料和疼痛文学两手抓,我就是凭借这个稳坐我们班人气榜第一长达三年。

 

高三的时候,班主任为了让我们老实读书,把我藏在桌洞里的小说全都扔了,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写小说不能让我上大学。

 

后来我拼尽努力也只考了一个本省二本,前两年约了老家的朋友去老街附近吃饭,吃完提起这个话茬,说想去看看,结果朋友说已经拆了。原来,我最爱的书店、餐馆以及爱情,都没能撑过毕业后的那个夏天……当熟悉的事物都已远去,我才意识到,我们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除了现在,我们一无所有。”

 

可能是我土,一提到毕业,这首歌永远能让我在五秒之内哭出来。

 

永远记得毕业那天,由于不靠谱的天气预报,一个突如其来的晴转暴雨直接把站在没有顶棚的体育馆、等待上台拨穗的我们浇成傻X。系主任气急败坏地跑向主席台去协调plan B,大家闹成一片……有什么因子在空气里蠢蠢欲动,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去躲雨。

 

当时广播里还在放《那些花儿》,隔壁系军训嗓门最大的跑调王突然冲我们班团支书大吼“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当时气氛一下子就被炒热了,我们两个班火速激情合唱,然后慢慢周围所有班级都一起跟着唱了起来……唱到最后,根本分不清每个人脸上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那天老师们最后都对我们说了什么话,只记得被我擦得半掉不掉的隐形眼镜,以及同学们模糊的脸。

 

这可能是全世界最糟糕的毕业典礼了吧。但也是最好的。


<section xiumi.us">


每到毕业季,看到朋友圈里又刷起了新一轮的毕业照,分享的歌单也全都换成了毕业限定曲目……总会让人有一种看到了平行时空中自己的错觉。难寻少年时,总有少年来。回想起来,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正式为自己的青春告过别。

 

每一次都说好下次一定,但每一次的离开都是迫不得已的行色匆匆。我们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地仰望过夏夜的星空,吹过夏天的晚风,在充满无数可能的夜晚和朋友一起分享最爱歌手的CD。

 

不管是刚刚冲击完高考的你,还是正在经历毕业、亦或已经毕业的你,如果你对毕业留有遗憾,如果你也想借着音乐治愈一次青春,一起来6.26-6.27江西葛仙村的星云音乐节,在星空之下、山谷之间,来一场青春的重逢,和你正在经历的、将要失去的、已经逝去的青春打一个招呼吧。



这里不仅有音乐和星辰,还有朴树、新裤子、赵雷、南征北战NZBZ、房东的猫、低苦艾、硬糖乐队、神木飞行、河南说唱之神、麻园诗人、齿轮乐队、闷声乐队、Yosko、Max马俊等14组优秀音乐人和乐队陪你!



葛仙村背靠千年道教名山葛仙山,既有小桥流水、青石黛瓦,又有亭台楼阁、仿古建筑,时不时漫起的水雾更是让整座个景区都显得仙气袅袅、仿若云中。只要是晴朗的天气,夜晚你一定可以看到繁星。整个景区以水、竹、村为创意元素,结合古典山水画境,打造了一个真正的“无何有之乡”,让人流连忘返。

 

在葛仙村,除了可以和朋友一起安心扎营野外,你还可以吹最温柔的夏夜晚风,在山顶上,用肉眼看到最亮的夏夜星辰,在山野里捕捉萤火虫,在草地上一起蹦迪high唱过去,感受最不一样的音乐家体验。

 


在山野间放松身心,聆听音乐在星空下的回荡,只等夏夜里的前奏一响,带我们重回那段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上一篇:The Laundress、Burt's Bees、BetterBody Foods等

下一篇:noris等

举报

大家都在看

正在加载,请稍候...

评论(0条)

 
发表评论请

正在加载,请稍候...